到底有多想参军打仗?!

一次大归模的战争,我带领着自己的小队在众人之中混在人群中奋力向前冲杀,心里想也许下一刻就会成为炮灰。情势很快逼人而来,我被围攻了,这时一名小将战友带着他的小队来给我解了围,我一感动,正准备说一起杀出重围吧!而他却带着他的小队开始撤退!其他队见状也开始混水摸鱼一一撤退!我气极,我军并还没到要败退状况,为什么要撤退!
于是大喊“没有将令撤退是逃兵!!”

……这一喊,得罪了所有人。
夜晚回到军营,那个救过我却撤退的战友差人来信“我好心救你,当你是朋友,你却反过来咬我一口,你要怎么解释?”我回信道“救我的事我向你道谢,但当时的状况无论重来多少次我都会喊出那句话。”后来,这封回信在一夜间传开,“不知好歹”“翻脸比翻书快”“虚伪的正直”……众叛亲离。

其实那些无所谓的人们怎么说都无所谓,大概最受不了的是被自己重视的人不信任而离开吧……而此时我为什么突然想起了石田三成?(何?)于是我拿起手机(惊!)对雅郎发短信道“还一天就传到你那去了吧,你也要离开我了吗?”回:“你在数着日子要我离开你?” ……看后不禁哽咽不止,遂回营中唤来了兄弟们,以剑入地,单膝跪,告之“我不觉自己有任何不对之处,今日跪,是表我心,只要离开我的不是兄弟们,其他人亦无所谓。”……兄弟们欣慰的笑了。(完)

噗,大概骗不了人越到后面越狗屁!这是今天做的梦,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梦见自己参军打仗了,这次居然还升职了。让我不得不怀疑难道真有平行世界存在?醒来的时候眼角还有泪水,我想最伤心的事莫过于众叛亲离吧。但是一个人被杀,和有兄弟们在一起战死,那种心情可是大不相同。
[ 2010/03/02 13:43 ] 平行世界 | TB(0) | CM(0)

生活变的真美好?!

最近好事真多哩嘻嘻嘻嘻!和新认识的痴汉同好约会去宾馆嘻嘻嘻!和基党们去新开的日式澡堂坦诚相见鼻血嘿嘿嘿!然后同蛋君和大湿兄的磨山浪荡外景!外景的前一天一起外宿!OH YEAH!对于我这个一辈子没出过武汉多么想找机会出武汉的人多像旅游!…………悲剧,老夫身在武汉却连磨山都没去过未命名!!!!

今天做了一个奇怪而美好的梦,在和很久之前就想勾搭却一直害羞不敢勾搭的小两口家里聊天,内容记不清了,只记得小
两口内景完了之后总趁我不注意就偷偷的接吻,搞的我很是尴尬,想着电灯泡是不是应该要闪了时,小两口中的一个突然
向躺在沙发上的我走过来,对我说要不要玩咎狗之血,我仰视的视角看到她明明平坦的胸部突然变成了巨乳!!!OH!我
转头去看向另一个!她带着不爽的看着我!(你们真是要人老命啊)于是我回答:“咎狗我玩过啊。”
“你绝对没玩过的。”她马上打开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咎狗的游戏开头画面,我正要说点什么,屏幕一跳出现了SHIKI!
“这个是PS,和你玩的绝对不一样。”
靠咎狗我只知道有PS2PC什么时候出的PS?!还是动作游戏!于是我兴奋的抢了过去,开始操作SHIKI,游戏的大概内容好像是:AKIRA被
触手拐走了





[ 2009/12/04 17:03 ] 平行世界 | TB(0) | CM(2)

彭哥列指環爭奪戰-改

起因是我頭痛又發作了。
外公苦口婆心的要我去他家裏吃飯,說要給我買藥。拒絕未果後,懷著不悅的心情去了。于是就看到了我最討厭嬌生慣養(架空)的表妹。
她一個勁的吵鬧挑釁未果後,拿出一個戒指,上面是用黃色水晶?樣的東西做成一個大便盤繞形狀鑲在指環上,對我說:“你有這個吧!告訴我這是什麽!”
“沒有。”我回答。
“我看到你拿過的!騙誰!”
“到底是什麽東西你就拿給她看一下啊。”這時候祖父開口了。我氣不打一處來,轉身就准備走,祖父又跑來拉我,吃完飯再走吧難得來一次我馬上去買菜!這時候不知從哪多出了個朋友A,在我旁邊說,那奇怪的戒指你真有啊?我氣惱的嚷嚷出來:“是!我有個紫色的!但是被我搞丟了!怎麽樣呢?後果就是無法集齊彭哥列指環!”
[無法相信…彭哥列指環這幾個字從我嘴裏說出來居然如此自然…而且用這種通俗語言說,感覺好雷orz]
外公出去後,我和表妹離的遠遠的看電視,外面有人在說話,我說:“別開門。”准備把電視挪過去一點,結果就發現她不在了,一個男人捂住她走進來,然後又進來多個男人開始在家翻箱倒櫃,我心裏一愣暗叫不好,難道指環的事情爆露了?然後我們三個人被帶出去,途經一個側出口于是我們計劃著逃跑,趁那男人不注意我們撒腿狂奔,橫穿馬路差點被車撞還跑的氣喘籲籲,男人沒追上來卻追上來了個騎自行車的女人,她拿著三份資料對我們說,“你們要逃跑一輩子,還是重新從小學一年級開始讀起,或者坐兩年牢回來繼續讀六年級?”…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才小六。從看了D-Grey men的時候,我的勇士魂就燃燒了,所以毅然選擇了逃跑一輩子。
序章完。
如你所想就是夢,如果還會繼續就有第一章節。拜百。
[ 2009/02/11 23:02 ] 平行世界 | TB(0) | CM(0)

我變成了護衛家將[上]

開頭不知道,從主人有危險開始,首先是一個個如武士般的二維女人從像裝聖衣的盒子裏發著金光出現,于是我就複身到其中一個跟我長的有點像的女人身上去了,或者說一開始她就是我。

在一片迷糊中,戰鬥就這麽開始了,我不明白爲什麽要保護那個女人(她還有個小嬰兒)但覺得是主人就有義務要保護她。我並不知道自己有什麽戰鬥能力,而且面對對面兩個冒似很厲害的弓箭手有些害怕,對于那種盯著被射死的感覺很不好,要死的話甯願近身肉搏。但在隨著我們領隊的一聲“上!”我也硬著頭皮沖了上去。

發現自己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居然躲過了迎面飛來的兩只箭!在想著沖過去我要怎麽辦時發現手上拿著比匕首長一倍的雙刀,然後就快步的沖上前給近戰無搏雞之力的弓箭手來了兩刀!但這時!對方的主人冒似擁有強大的力量!她指著我說“你的胸部好大!”……什麽?!我低頭看下去,哪裏大了,僅有的脂肪簡直變成了胸肌的形狀。再回過神,兩個弓箭手已被救走了,其敵人也撤退了,冒似這個主人對她的家將很好。

再模糊一片後,出現對方頭領和其中一個弓手像銳變了一樣的畫面,對,她們變成了LV2!有一人搶走了主人的孩子!于是我和領隊要把孩子奪回來,在領隊的掩護下我搶回了孩子,但那已變成LV2的頭目說如果我們就這樣回去就誰也別想活,于是我和領隊被要求在中間的原地讓弓箭手射,如果能夠不被射到就只用交出自己的性命可以放了孩子。我抱著孩子回頭看了那個依然不知道爲什麽要保護的女人,她一臉焦慮的看著我,讓我感到煩躁。這時旁邊的領隊說“讓她射”仿佛被下了命令就該服從一樣,我護著孩子迎面看著那個指著我的箭,思所著該往哪邊躲,心裏非常害怕…箭來了!仿佛一瞬間看穿了來路我順勢往地上趴下,箭沒有射到我但擦到了我的衣角……

這時對方說孩子可以放但人要處死,我一聽就怒了,可領隊說“先把孩子送回去,我們過去。”我把孩子交到那個女人手裏就走到領隊身邊說“太好了,我要痛快的殺一場!”“什麽?!不行!” 我聽了非常惱怒“你的意思是要我就這樣過去送死?!” “你怕死嗎?!” 她邊走邊嚴肅的問。“憑什麽不怕!我還這麽年輕!我有自己的人生!我甚至還沒有創造出自己的價值!我根本不知道爲什麽要保護那個女人自己爲什麽一定要死!……就算死,也要戰死不是被處死。趁著她們還沒有全部升爲LV2的時候,能幹掉多少是多少吧。”


我們倆沖上去後的事情就忘光了,只知道雙方都沒好過,只是好像她們更慘一點我還活著,被派監視對方,于是我就變成了僞裝者。她們慘的有點像難民,只有幾個主將沒什麽傷。然後我到附近一個地方投宿,雖然簡陋但裏面居然有室內溫泉,還是天然未經裝修的那種,雖然想泡但是覺得裏面的青苔和青苔絲很**,最**的是不知道爲什麽整個屋子被我弄的淹了水,棉被也弄濕了……這時門外有人敲門,也許因爲戰鬥警惕性變強了,在再三問是誰無果後,我開始找自己的武器卻找不到,只找到個水果刀,也沒穿什麽衣服,再次大聲問是誰,一個女的聲音說“是我!”松了一口氣,原來是老相好。(等等,那個老相好是誰啊!?)但還是拿著刀慢慢的開了門。
(完結)
真是不好意思,這不是坑是夢做到這裏就被鬧醒了,整整做了我一晚上!真像一個充滿刺激的冒險啊!
還有你們可以猜到,我確實重溫了聖鬥士和D.Grey men
[ 2009/02/11 23:02 ] 平行世界 | TB(0) | CM(0)